"為什么從黑膠改用數字唱片" 柏林知名DJ給出了答案


成立于 1995 年的柏林,Jazzanova 組合在很短的時間內便成為了聞名于國際知名的 DJ,制作人和音樂愛好者的大組合。組合成員 Alex Barck, Claas Brieler, Stefan Leisering, Axel Reinemer 和 Jürgen von Knoblauch 在柏林的一間酒吧里成立了 JAZZANOVA,風格融合了放克,爵士和舞曲,還有一些融合了 House、Trip Hop 的拉丁風格音樂。

在 Jazzanova 錄音室和制作人員的幫助下,Stefan Leisering 和 Axel Reinemer 制作了他們的第一張唱片,以求給他們的 DJ 音樂添加一些新元素。自發行后,這張唱片很快就在國際上大獲成功,并在全球范圍內獲得了許多演出邀請。還有很多有名的 DJ 想讓他們來幫自己做唱片,混音以及專業咨詢,其中包括 Gilles Peterson, Âme, Dixon, Capitol A, Azymuth, 4 Hero, Madlib 等等。

Jazzanova 的 Alex Barck 在柏林做 DJ 已經超過 20 年了,他看到過很多流行一時的 DJ 音樂。直到現在, Alex 還是通過 Crate-digger 這種很傳統的方式尋找唱片 ,他找到了一種方法來融合現代的 DJ 和他對類比信號的喜愛。為了探尋他是如何在 TRAKTOR PRO 中播放他數字化后的唱片的,我們特意來到了 Alex Barck 柏林的家中采訪他。

Alex Barck 展示家中的唱片

在我們深入討論數字化處理之前,你能給我們講講你的背景和你的 DJ 生涯嗎?

在我進入 DJ 這一行之前,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音樂愛好者。年輕時我就開始收集大量的黑膠唱片,因為我覺得黑膠唱片很特別。但是在東德時期,這些東西都非常不容易搞到。

柏林墻倒下的時候,我眼淚都流出來了。在西德的土地上,我第一次見到了一間真的唱片店。我完全樂瘋了,在庫達姆大街的一家叫 “City Music” 唱片店里花光了我所有的歡迎金- “welcome money” 。

那時候,你能在柏林的跳蚤市場找到許多好東西,作為一個天生的早鳥,我在跳蚤市場找到一堆極為罕見的唱片,比如東歐風格的爵士樂唱片等等,然后我就用這些唱片去跟別人換美國的爵士樂唱片。我本來只是一個唱片收藏者,有一天有個人跟我說,“你得做 DJ”。后來為了賺錢去買唱片,我就去做了 DJ。

當時我同時在修讀機械工程和心理學,不過最后因為每天晚上演出完太累了,沒能完成我的學位。也正是那時,我們開始有了組建 Jazzanova 組合的動力,當時也有很多主辦方找我們去演出?梢哉f,音樂事業毀了我的學術生涯【哈哈哈】。

Rain Makes The River feat來自NativeInstruments00:0004:49

你還在買唱片嗎?

我仍然是一個狂熱的唱片購買者,唯一改變的是我買唱片的方式。在以前的時候,你買什么唱片都是黑膠的,即使是用來打碟的小工具也是黑膠的,F在的話,如果不能帶著一張唱片超過一個月的話,我就不會購買它。

現在我不是每張 12 寸的黑膠唱片都購買了。我現在偏好好的并且永不過時的黑膠唱片。我一直都在搜尋好的歌曲。以前的時候,連暖場音樂都得買黑膠的,因為當時沒有其他硬件去播放其他材質的音樂,F在就不一樣了,F在這些音樂大多數都是數字化文件,很容易獲取。我就不需要再去購買這種黑膠唱片了。

現在我只會買我真的喜歡而且必須要有的唱片;例如永不過時的唱片,那些才是我一直在追求的。

是什么原因讓你從黑膠轉變到選擇 TRAKTOR 呢?

能夠帶著實體唱片去旅行當然很好,就像是帶著一堆自己的孩子出去。同時這也是很危險的 —— 實體唱片很容易丟失。我已經丟失了不少唱片包了。當你必須要擔心這個問題的時候,帶著實體唱片去演出就不那么有趣了。

有一次我在北美巡演的時候,在演出期間,我的唱片就直接從攤位上被盜了。那些唱片非常值錢。里面包括很多罕見的舞曲和初版的唱片。只是為了把正版的黑膠唱片帶在身上的那種感覺,就去冒丟失寶貴唱片的風險?對我來說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也不能只用 CD 來打碟,所以我開始去尋找替代方案。在那時候數字黑膠系統開始變得流行和可靠。然后我就找到了 TRAKTOR。一開始的時候,我只是用它來控制黑膠,直到 Christian Prommer(柏林的紅牛音樂錄音室的首席錄音師)跟我說,“你可以用 TRAKTOR 來做 CD 播放器,直連的,不用再經過聲卡”。這令我耳目一新,這樣我就可以直接把 CD 播放器插到 TRAKTOR 的 USB 孔上而不用再帶一個聲卡了,同時這樣子我能很好的控制我的歌曲播放列表。

這基本上就是我現在的打碟方法了。我覺得音樂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你使用什么介質來播放,F在我一個星期買的唱片還是比別人一年買的唱片要多很多。

從 97 年開始我就已經在做電臺了,在電臺里使用數字化文件讓我的工作變得很簡單。其實我是一個電臺 DJ,不過時不時的也會去酒吧打碟【哈哈哈】。

如果在演出之前我得把所有的東西變成黑膠的話,會是一個噩夢。我得用大量的時間來錄制黑膠唱片,而且如果唱針跳起,或者有其他出錯的話就得重新來。這是非常不合理的。

一切也取決于你來自哪里。我很開心在東德見證黑膠時代的興起。也見證了在柏林墻倒下后西德的狀況。我覺得對于打碟來說,模擬的聲音是很好的。我兩邊都使用過,不管是播放黑膠唱片還是數字化均有各自的優點。你得做出改變。而年輕一代的人最能接受新事物。

你會把你所有的唱片數字化嗎?

每一張我買過的唱片我都會掃描一次。同時,我會經常瀏覽我的唱片收藏,去尋找那些我能播放的歌曲。那些歌曲我會用好的話放和唱針錄下來,然后我會用我的 Varia rotary mixer 來給特定的歌曲調整一點 EQ,因為以前的唱片,高頻和低頻都很薄弱。

現在我去到一個地步就是,我想把每一張我有的唱片都搞一個數字拷貝。如果我買的唱片包括一個數字下載鏈接的話,我就會想:“能夠考慮到我這種人真的是太好了!”。我確保我購買的每張唱片都會有一兩首歌我想用在電臺節目或者打碟里面。

你會提前排列好音頻文件嗎?

如果我覺得有需要的話我會編輯。不過總的來說,我并不是一個喜歡提前排好歌的人。

TRAKTOR 是一個很強大的工具,讓混合爵士樂片段和 Boogie 音樂這件事成為了可能,你甚至可以在保持原調的情況下用不同的節拍來播放歌曲。

如果你想帶入一首弦樂的歌曲,或者當你要混合聲音的時候,你可以在不改變音調本身的情況下徹底放慢節拍。然后你就可以從一首 120 速的歌曲降到 100 速,大家并不會發覺到因為音調沒有改變。

錄制的過程是怎么樣的呢?有沒有必須要使用的工具?

我會使用一個標準的 Technics 1210 唱機轉盤。不幸的的是,它的唱針已經停產了,是舒爾的 V15 VxMR 唱針。我們的母帶工程師曾經把 V15 VxMR 描述為“全能的工具”。不過還是可以在 eBAY 上找到它的。有很多音響愛好者非常懷念這個系統。

之后我會使用我的 Varia RDM20。這是瑞士產的高端旋鈕式混音臺。它還有一個小特色:在電路板里刻了一張 David Mancuso 的圖片,你得打開蓋子才能看到它。經過旋鈕式混音臺后,我會使用 RME Fireface UC 聲卡。對于錄音編輯我會使用 Logic 音頻工作站。我總是使用 Logic 來做我電臺的音樂。

在錄制過程中使用唱臂配重也是很重要的,它能減少一定程度的震動和振幅。這不是內行人才應該注意的事情。

在 TRAKTOR 的素材庫中,你如何存放你的歌曲呢?

一般的話,我會按照收到文件的時間或者文件添加到庫的時間順序來排列。

這個方法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因為我分得清新和舊的文件。剩下的文件我會使用素材庫的搜索引擎來尋找,反正我做電臺節目的時候都得記住全部要用到的文件名字,所以我很擅長記住好的歌曲名。這就是我的填字游戲,讓我的大腦保持活力!竟

我還會按照風格來歸類文件夾,不過我不會按照音調來排序。做電臺節目的時候我會按照節拍來歸類歌曲。我很快有了和聲混音的想法,不過之后我覺得還是保留一些老派的作風會比較好,就是不要什么東西都事先準備好。

我需要在打碟的時候給自己一些壓力。時不時的有一些不完美的音符出現我覺得會帶來更多真實感,舞池里的人也會很高興,因為有真的人在播放音樂。我曾經聽過有些有些場子的 DJ 播的歌曲是很緊湊,非常同步,顯然是經過精心準備的。跟自動播放沒兩樣。那不是我的風格。某種程度上,會喪失自己的風格。有趣的是,我也有一些歌曲列表是很緊湊的,所有的音符都很完美,每首歌曲都無縫連接上一首歌曲,但是人們并沒有反應。反倒是有些晚上我覺得我搞砸了,結果聽眾的反應超瘋狂,演出完之后還跟我說我的歌曲很好。

 黑膠(1)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NativeInstruments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