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書劍恩仇錄》里的紅花會是金庸塑造最早的一個大幫派,也是他筆下最帶有俠義小說色彩的幫派,它上下一心、一團和氣。

2011年11月5日,幾個臭味相投,對Freestyle技術有濃厚興趣的小孩在西安百匯市場相遇。

他們想象自己可以像2Pac一樣成為饒舌詩人、像B.I.G一樣臭名昭著、像Eminem一樣無法無天,而說唱就像手中最鋒利的劍。

自此,他們承了金庸武俠世界中“紅花會”的名字,意為團結堅定、戰無不勝。

或許也是從武俠小說中得來名字的緣故,紅花會不管有多火,都自帶一種骨子里的匪氣和傲氣。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2008年的西安說唱圈還是音樂廠牌亂戰門的天下,當時最潮的年輕人都喜歡聚集在西安小寨的百匯市場。

2010年,二十歲不到的丁飛在這里開了一家專門經營嘻哈服飾用品的店“黑怕不怕黑”,酷愛freestyle的大學生蜘蛛和丁飛就此結識。

二人用出色的表現讓還不大的地下嘻哈圈眼前一亮,不少人被他們的實力所折服,其中就包括阿之。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后來,阿之為了學習freestyle技巧,決定向丁飛“拜師學藝”,同時就讀于西安音樂學院的富家子弟彈殼也加入了他們的交際圈,紅花會早期的雛形就此出現。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 左至右分別是丁飛、蜘蛛、彈殼、阿之

據當年的觀眾透露,這個還未成型的團體一出現就是地下嘻哈圈強橫的存在。

10年8月的IronMic西安分站賽上,丁飛和蜘蛛在四強相遇,他倆各自發揮一段5分鐘左右的freestyle,愣是一句押韻沒斷,從頭壓到尾,被稱為是“前無古人”的級別。

當時的裁判大狗決定破例讓他倆雙雙晉級,最終還做了全國Freestyle Battle比賽史上唯一一次的“三冠”決定(還有一個人是張昊)。

2011年,彈殼發了個人專輯《幻覺人性》,拉了丁飛和蜘蛛組成說唱團體,并借用金庸筆下《書劍恩仇錄》的名號成立紅花會,阿之作為丁飛的徒弟理所當然的加入。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11月5日,彈殼聯合STA、貓撲在西安光圈Livehouse辦了一場免門票的演出,并邀請亂戰門做嘉賓,這個意為“團結堅定、戰無不勝”的紅花會正式成立。

在一個月后的Iron Mic北京決賽上,丁飛和蜘蛛走到舞臺中央一起擺出了紅花會手勢,紅花會第一次被全國喜愛說唱的觀眾知曉。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這場battle意義非同尋常,不僅代表著紅花會在中國說唱圈的橫空出世,代表了丁飛和蜘蛛的兄弟情義,也代表了新老力量的交替。

這次之后,兩位紅花會的第一代“押韻狂魔”慢慢退下Battle戰場,第二年的貝貝一鳴驚人。

2012年9月的IronMic西安分賽上,或許是因為上一屆“三冠”的影響,西安半個battle圈的人都來觀賽,人氣爆棚。

這也是95年出生的貝貝的登臺首秀,那場比賽上貝貝戰勝了當時西安Battle圈的半壁江山:熊、MC毒、劉柄鑫、小車、門豬,驚艷全場,奪得分站冠軍。

關注著這場比賽的彈殼激動的立馬找到貝貝:“兄弟你加入我們吧!”

就這樣,紅花會貝貝成功入伙,不再單槍匹馬闖江湖。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2013年,紅花會貝貝通過兩屆地下8英里和鐵麥西安站的比賽,成功打響自己的名氣。

他在比賽中的大量的押韻,只要火力全開,幾乎沒有出現過多次加賽的情況,一般最多在三個回合內結束戰斗,甚至影響了當時地下中文battle風格。

2014年,被在地下八英里全國總決賽上對戰新疆冠軍DK時,對新疆表示了足夠的尊重,呼吁全國Rapper都該團結,不要拿地圖開炮:“排斥新疆的人都是我的孫子。”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 紅花會貝貝 圖片來源微博

那時候的貝貝整體格局眼界可以說是都上升一層,毫無疑問成為了西安當時最強的Battle MC,在沒有《中國新說唱》的2014年,說是享譽全國的說唱圈絕對不為過。

那時貝貝的battle視頻紅遍網絡,被譽為“battle king”,雖然也伴隨著很多爭議:太過刻意押韻,battle臟話過多……這時貝貝本人和紅花會的名聲都在地下迅速躥紅起來。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2015年,貝貝邀請低谷期的PG ONE加入紅花會,隨后小白、DP、“合肥之子”畢冉也相繼成為紅花會的一份子,紅花會的團隊實力不斷壯大。

此時的紅花會已經成為了地下嘻哈圈里絕對繞不開的名字。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2017年《中國有嘻哈》霸屏各大平臺,PG One和小白的表現讓他們圈粉無數,同時也讓紅花會的名號傳遍中國大江南北,成為中國說唱圈第一個走進主流的團體。

PG One的一句:“中國真正的嘻哈就是紅花會”,現在還能感受到他那骨子里的傲氣。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同年8月7日,彈殼發了張紅花會全家福,PG One還將這一幕稱之為“眾神歸位”。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的確,在這個團隊里,幾乎每一位rapper都能夠獨當一面,論流量有PG One,論battle有貝貝,論hook有彈殼、畢冉,論制作有MAI……

這是一個全方位堪稱毫無死角的說唱團體。

PG One的出場費從1萬飆升到20萬,紅花會開始去美國巡回演唱,彈殼在臺上高喊“China”,也在波士頓、紐約和芝加哥等地獻聲……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紅花會在這半年里發展勢頭強勁,變得大紅大紫,各種演唱會和綜藝資源接踵而來。

隨之帶來的是行業里的各路Rapper從地下來到地上,許多從來不聽說唱的人也開始試著聽,嘻哈文化開始與主流接軌。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萬丈高樓平地起,但被炸掉的那一刻意外的來得特別快。

后面的事兒大家都知道,當時在中國擁有最多粉絲的說唱選手PG One,被扒出了“夜宿門”事件,圣誕夜歌曲被主流話語權媒體名批評歌詞低俗,連帶整個紅花會作品都被大面積下架,同時還惹上了和摩登天空的官司,整整打了一年之久……

連坐的還有同樣是嘻哈出身的GAI,他參加《我是歌手》時直接被退賽。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巨大的連鎖反應讓紅花會遭到瘋狂反噬,整個說唱圈都受到重創,不過半年而已,紅花會從頂峰瞬間跌落谷底。

2018年4月,小白正式宣布退出紅花會,隊長彈殼用一句“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送行。

金庸的紅花會除了自帶俠義色彩外,還是反清復明的民間組織。這桿紅花會的大旗實在太過招搖,他們害怕再惹事端,求生欲讓他們沉寂了一段時間,想要從頭再來。

團隊的“紅花會”名號改名成“GDLFMUSIC”(古德音樂),意為“Good Life”(美好生活),算是表達了他們對未來的美好愿望。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紅花會全員改名,首先是battle king貝貝,微博名已經從原來的“紅花會_貝貝”更新為了“李京澤GlockieBae”;

而隊長彈殼則是從“紅花會_彈殼”改為了“彈殼Danko”;

另外畢冉從“紅花會_畢冉”改成了“畢冉___”;

DP改成了“SuicideOnThePrivateJet”;

阿之改為了“AZ阿之”;

MAI改為了“Mai_NoTag”;

丁飛直接改成了“2011110520190506520”(紅花會的創立到改名時間)

……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今年初,PG One事件慢慢冷卻,紅花會開始逐漸回溫,他們開始辦全國巡演,上架炬猩app……

上個周末,他們還參加了AYO音樂節,演出的最后以《forever》這首歌為收尾,試著回歸到大眾視野。

PG ONE事件并沒有讓紅花會徹底一蹶不振,在各種“不可抗力”下,成員們都肉眼可見的開始轉變:他們不想重蹈覆轍,再發生類似事件,連累整個嘻哈圈。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中國新說唱》第三季在愛奇藝有條不紊的開辦,網絡上的爭議也比往年少了很多,但這一切都更像是暴風雨來臨前可怕的平靜。

緊接著,8月6號凌晨,所有人的微博和朋友圈都炸了,紅花會貝貝上了微博熱搜。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大家都意識到了這件事的嚴重性,這可能是對嘻哈圈的又一次毀滅性影響。

著急的Rapper們大晚上被迫營業,主動集中轉發央視的新聞話題#五星紅旗有十四億護旗手#,想要扭轉大眾對嘻哈文化的評價。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最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PG One事件的連鎖反應出現過第一次,那就要盡最大努力不讓第二次再出現,隊長彈殼說:“因為影響到了圈子和音樂,不想讓事情繼續發酵了。”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改名為GDLF的紅花會正式宣布解散:“我們原地解散,就此消失。”

每個決定的背后都有千言萬語的難言之隱,他們明白,饒舌歌手做到最后不是歌有多炸多狠,而是真正對這個文化有奉獻,為這個文化的未來而考慮,解散對每位成員,對整個嘻哈圈來說都是件好事。

風雨飄零中的紅花會是如何徹底涼掉的?

距離紅花會成立八周年還有三個月,這個從地下到地上,從籍籍無名到萬人矚目,再從低谷徘徊逐漸回溫的說唱團體還是沒有逃過解散的命運,一切付之東流。

和天地會的內憂外患不同,金庸初期寫紅花會時筆法稚嫩,厲不厲害全靠欽定,最后大事未成,帶著紅花會眾英雄退回新疆,不問中原武林中事。

嘻哈紅花會想要靠著說唱縱意江湖,打下說唱圈的天下,但就算改了名也還是和武俠小說里一樣,都沒逃過瓦解冰消的結局。

這種悲哀的結局,更像是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罷了。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果醬音樂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