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藝街舞紀錄片 《我的街舞時代》跳起來


盡管不斷在虧錢,也總是在每屆比賽結束后吐槽“下一年我不辦了”,但她從沒真的放棄過。

有一種舞種,起于街頭,長于市井。上世紀80年代,街舞作為一種舶來文化進入中國,與霹靂舞、迪斯科舞廳、錄像帶、打口碟一同被年輕人所接納,發展至今,街舞從小眾走向主流。由中國青年報社、趣酷文化、愛奇藝聯合出品的《我的街舞時代》紀錄片近日上線。

街舞30年,為什么不斷有年輕人把它當作夢想,前赴后繼地去努力?



舞者一直都處在打破自己的狀態

舞者李琦是中國最早接觸街舞的一批人之一。

李琦一直記得北京玉淵潭公園的那個傍晚,小學一年級的他第一次被街舞的魅力所吸引。公園的一角,兩三個哥哥聚在一起跳霹靂舞,收音機里放著歡快的旋律,他們靈動暢快的舞姿被李琦“深深地記在腦海里”。從此,李琦開始了自己的“追舞”生涯。33年過去,這個頭戴棒球帽、身穿寬松T恤的北京小伙兒談起街舞,身體就會不自覺地律動。

為了能夠跳舞,買不起門票的李琦爬過煙囪,趁著父母睡著后偷偷溜去迪斯科舞廳,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一起組建了團隊……

從模仿到創新,李琦期待,街舞在未來能夠有所超越,F在的他,嘗試將民族傳統文化融入到街舞藝術中,加以創新,讓不同的文化在碰撞中擦出不一樣的火花。

“舞者一直都處在打破自己的狀態。”胡浩亮的街舞生涯是在不斷融合碰撞中成長起來的。胡浩亮自學入行,和一群同樣愛跳舞的伙伴從零開始,將locking(鎖舞,街舞常見種類之一——記者注)、breaking(霹靂舞,街舞常見種類之一——記者注)、hiphop(嘻哈舞,街舞常見種類之一——記者注)融入到自己的舞蹈里。后來,與不同地區舞者的battle(兩組選手的對抗,也就是人們常說的“斗舞”——記者注),讓胡浩亮見識了更多風格的街舞。

“breaking精神,就是不斷地突破,不斷地打破,不斷地建立新的一些形象或者是技術動作,這就是它吸引年輕人的地方。”談起街舞30年的變化,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副主任尹國臣坦言。

愛玩的孩子拿了冠軍

去年6月,新疆烏魯木齊天山區大巴扎的一場青少年街舞大賽讓很多人感到意外。

舞者普開是這次大賽的主持人,他手持話筒與每一個參賽的孩子交談。很多人記得那天的大巴扎,整條商業街的氣氛都因為這場大賽熱了起來。

愛舞蹈是新疆人的天性。雖然對大部分當地人來說,街舞是個新鮮事物,這并不妨礙他們對這場舞蹈盛宴的喜愛。圍觀大賽的人很多,有小孩,有老人。普開即興問一位戴著花帽的爺爺,是否喜歡這種舞蹈,老人肯定地回答,讓普開心中涌起一絲感動。

獲獎者是當地人都不看好的三十八中。在大家的印象里,這群愛玩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但這次,愛玩的孩子拿了冠軍。

“街舞的推廣,也是一種教育。”普開坦言,“學習不好,他可能體育很好。”而街舞,讓他和更多的人發現了孩子的這種可能,他認為,這種文化推廣是一件好事兒。

幾千公里外的福州,街舞舞者、Waacking(甩手舞——記者注)推廣人Waiwai也在做著同一件事情。Waiwai已經自費辦了七屆Waacking比賽The Queen of Queen(街舞比賽——記者注)。盡管不斷在虧錢,也總是在每屆比賽結束后吐槽“下一年我不辦了”,但她從沒真的放棄過。

作為街舞中的小眾舞種,Waacking也有其精神內涵,即縱然無人認可,也要學會肯定自己。在推廣這種街舞文化時,Waiwai認為技術技巧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理解舞蹈的精神意義,這才是跳好舞的關鍵所在。

節目主創人員介紹說,這部紀錄片的意義不止在于記錄,更重要的是文化播種與傳承。“這部紀錄片旨在展現不同時代和環境下的青年文化”。

街舞的未來“是一個非常牛的春天”

林夢無疑是個優秀的元老級舞者,他曾連續9年獲得街舞爭霸賽(WIB)冠軍,進了全國最早開設街舞專業的北京現代音樂學院,與楊文昊、黃景行為校友,圈內一直稱他為中國popping屆的“四大天王”之一,卻在”夢想與面包“這個現實問題上被絆住了腳。

“為什么你跳了這么久還這么窮,連房租都交不起?”父母的質問毫不留情地道出了林夢的困境。

這是街舞圈中最普遍與現實的問題,很多人走上了靠副業養夢想的路子,林夢也曾是其中之一。當副業慢慢擠走跳舞的空間,林夢發現一切都失控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要走什么方向。”生意失敗后,林夢選擇陪家人出國,慢慢淡出了街舞圈。

但他一直沒有找到人生的方向,直至2018年《這!就是街舞》第一季,林夢重出“江湖”。沒有什么能比街舞更能成就林夢,“如果讓我重新作選擇的話,我覺得我可能不會去做那個生意。哪怕我‘躺尸’也要躺在跳舞的這條路上。”

《這!就是街舞》之后,DJ Alone李玉龍火了,鮮少有人知道,他也曾是一名全能舞者。面對阻礙,李玉龍放不下街舞,從舞臺退居幕后,他選擇換一種方式繼續熱愛。

全民皆舞,眾聲喧嘩,追夢之路走得艱難。當街舞Breaking入選2024巴黎奧運會項目的消息傳來,國家體育總局開始備戰,并組建了街舞國家隊,中國街舞歷史被譜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看著街舞從街頭走到官方支持,四川省街舞國家隊總教練、街舞世界冠軍楊凱坦言,中國街舞的未來“是一個非常牛的春天”。00后是未來主力軍,12歲的少年喻文樂和傅天宗已經在法國巴黎Juste Debout世界街舞大賽上一舉奪魁,嶄露頭角。

責任編輯:Admin
文章來源:未知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黑龙江p62开奖走势图